哈哈

0.5 + 0.5 = 1 (27) 香芋 猝不及防一辆奔驰小跑

(27)这几天过得翻天覆地,几天后过完30岁生日,愚公再回想起来,还是有些感慨。他在重遇甄少祥以前的岁月里,真的一直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人生的小火车上匀速前行。小火车的突然提速,让他一度以为要脱轨了,可开着开着也习惯起这个速度,竟也怡然自得。

愚公有时会去网上搜索类似“同性” “LGBT" 的词,他觉得既然自己都有了同性伴侣,就算不混同志圈,也要多少了解,他甚至想过要领养或代孕个孩子。而且有些搜索结果让他大开眼界,原来还可以有那么多玩法。

俩人还是挤在愚公的小公寓了,都没再提过换房子或者搬去甄少祥那里,俩人都默认了愚公的小房子足够温馨,而且满满的回忆,满满爱的小泡泡。

车车来了,

http://m.weibo.cn/5976280456/4049279683546221?uicode=10000002&moduleID=feed&mid=4049279683546221&luicode=10000011&_status_id=4049279683546221&lfid=2304135976280456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sourcetype=page&lcardid=

0.5 + 0.5 = 1 (26) 主香芋,这节有阿爽

(26)我终于滚来更新了,这节过后。就开始写些番外,甜甜的相处和小车车

俩人简单吃过早饭,开着甄少祥的车去了老宅子。

愚公知道甄亿成有钱,没想到这么有钱。车开进私人车库的时候,看见几辆骚气十足的保时捷和兰博基尼小跑,还有几台酷炸天的路虎,还有一辆商务用的玛莎拉蒂。转头看了眼大宝贝儿的方向盘,除了一辆红旗车外,他大宝贝儿那个车标在这个车库里显得格格不入。
“宝贝儿?” 愚公看着甄少祥倒车入停车位的帅气侧脸。
“啊?”
“卖跑车的时候,舍得吗?”
“什么?” 甄少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奥,卖车啊。车这东西代步就好了。现在又不靠车泡妹子。” 甄少祥转头看着愚公挑了个眉,“靠颜值就够泡帅哥了!”
“。。。”
“反正车又不是自己买的,哈哈😄”

愚公见甄少祥停好了车,熄了火,就先解开安全带,往甄少祥身上覆过去,给了对方一个甜丝丝的吻。
甄少祥见人这么主动,伸手扣住了愚公的头,加深这个吻,吸着对方舌头,感受着彼此的味蕾舔过时候麻酥酥的瘙痒。
甄少祥放开对方舌头,又觉得意犹未尽,捧着愚公的脸,又在下嘴唇上狠吸了几下。
“真想干你,right now。”
“我特么也想。”

但俩人都知道这时间地点都不对,还是给对方整理好领子,拉平衣服,下了车。

甄少祥带着愚公离开车库,进了甄家大门,脚刚踏进去,就听见有人说“老爷, 大少爷回来了。”

甄亿成默默的看着两个人,没说话。甄少祥捏了下愚公的手顿了顿,两人并排走了过去,这才发现偏位的沙发上坐着阿爽齐契,那俩人也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俩。两人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。两人同时想到在KO 发过的资料里看过这张脸,
“尤局好!”
“啊,好,好。”尤局红光满面,说话中气十足。

甄少祥拉着愚公坐阿爽旁边。四个30左右的大男人,像小孩子一样,搓着手,互相用眼神打着气。愚公还在小声和阿爽嘀咕,“不是说带你俩回老家吗?”
“被司机带过来的,说下午再回老家。”

“老甄啊,你说点什么?”
“都已经这样了,我说什么。” 甄亿成今天看起来有些精神了,不像前几日那么憔悴,也没烟不离手。

“老甄啊,我这俩兔崽子折腾这么些年,不也拆不开吗。”

齐契听见爱人父亲用“我这俩兔崽子”来形容自己,鼻子突然就酸了,用膝盖碰了碰爱人的膝盖。对方也碰了他两下,他悬着的心瞬间就平静下来了。

“以前你还为了帮我拆散这俩臭小子,也没少出力。我知道你也累了。”
阿爽咬了下嘴唇,原来算计他俩,他爸才是真正的幕后指使啊。

“但我们看到结果了啊,照咱俩这么折腾,如果对象是个女孩子早跑了,结果孩子自己选的大男孩儿还是没走啊。”
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放手吧,让少祥他俩自己走走看,走不下去自然会分开的。”

甄亿成挺直了的后背松下来,瘫在沙发上,轻不可闻的说:“ 我本就没管过他,他外面花天酒地的我都没说过什么。现在。。。。”
“爸…” 甄少祥抬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。

“现在,找个男人,以后谁给你养老啊……”
甄少祥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这个样子,他震惊的看到有泪水从父亲脸上滑落,他败家,他玩女人,他不愿继承真亿,他爸顶多吼他两句,并不管他。现在这种叫做“关心”的东西,他感受到了,在心底炸开来。这个依然剑眉英挺的男人,虽额角已有点点白发,却和他记忆里小时候崇拜的人重合起来。
这个男人对他百依百顺,也对他过份纵容,到后来的对他略施惩罚,其实都是爱啊。一直摸索着爱的方式,却一直得不到爱要领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是一个父亲对孩子难割舍的爱。

爱人在身边握紧了自己的手,甄少祥突然觉得自己特别不懂事,好像从未为父亲做过什么,一味的按自己的方式过日子,未曾考虑过父亲的感受。

“爸…, 我…,对不起。”
“你没有做错什么…” 甄少祥坐直看着偏位沙发上的四个孩子,顿了顿,“ 行了,你们几个放松点儿,去厨房帮帮吴叔,他很久没做这么多人的午餐了。

“哈哈,这就对了嘛!” 尤局长起身拍了拍甄亿成。

甄少祥四个人起身,磨磨蹭蹭的,想说点什么,又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尤局长,伸腿在阿爽屁股上踢了一脚,“快点啊!”
“奥,好的。那个,谢谢爸。”
尤局长没搭腔,看了眼齐契,“小契啊,上次打你是我不对,叔叔给你道歉。”
“啊,啊,没事儿,没事儿,谢谢,额,叔叔。”

愚公想了想,拉着甄少祥的手对着甄亿成聚了一躬,“谢谢,甄总。”
“叫叔叔吧~”
“哦,谢谢,叔叔。”
“臭小子,这个拿着。” 甄亿成丢给甄少祥一串钥匙。
“爸,这是?”
“你真当有人见你一卖房子就会买,还全现金付清不还价啊?”
“额,爸,嘿嘿。”甄少祥挠挠头,在他爸眼里他果然还是个孩子。
“还有你,”甄亿成转头看着愚公,“ 你还真不了解甄少祥以前是怎么花钱的,照他那个花法,十个你都养不起!”
愚公有点尴尬,“甄,额,叔叔,我会对少祥好的。”
“行了,你俩好好的就行了,我不折腾了,也折腾不动了。别总想着养他,你俩都是男人,趁着年轻,好好拼搏!去吧,去厨房帮忙,不想看见你们!”

“好的,叔叔”
“好勒,爸”

这是一个奇妙的中午,屋外晴空万里,阳光暖暖的照着院子里的积雪,泛着光。四个30岁左右的男人围个围裙在一个老厨师身边绕来绕去的帮倒忙。客厅里的两位大家长,相视一笑,俩人都明白,这样的氛围比以前好太多,都是满满的人间烟火气,没有恶意,没有欺诈,没有横眉冷对,只有爱,像这冬日阳光,耀眼温暖。

伪更新,三次元最近太忙了,本命又过生日,一堆事儿。哈哈。等过了这阵子再更啊,还有车在车库里呢。

0.5 + 0.5 = 1 (主香芋, 两个0.5在床上怎么玩?)

(25)三次元忙成猪八戒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郝眉抛弃吃货属性,本着不求最好吃,只求最贵的精神,把大家约在了北京最贵的海鲜餐厅。甄少祥倒没什么,这地方他以前也没少来。但愚公很是不爽,从被valet把自己的车钥匙拿走,被门童迎进门开始,就十分不爽。
他以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,但现在他是要养媳妇儿的,他本来就没媳妇儿赚的多,钱可以给媳妇儿随便花,给别人可不行。虽然局是甄少祥组的,但他可不能让媳妇儿花钱,昨天才说要养他的。

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,毫不意外的看到微微把二喜也拉来了。二喜这种没什么事业心的女孩子最适合结婚照顾家照顾老公了,可跟曹光不咸不淡的谈了几年后分了。之后相了n次亲都没下文,其中有两个相亲对象还搞一起去了,我们悲催的二喜同学就这么剩下了。更重要的是,这是腐女的狂欢夜啊,哇哈哈。

大家热热闹闹的围坐着,甄少祥提了几次酒后,大家就开始闲聊。甄少祥本就是八面玲珑的人,这些年变化又很大,又是愚公男朋友,跟大家很容易就打成一片了。愚公又不爽了,他喜欢甄少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健谈幽默,还有说话时候的各种小表情,特别好看,他想把人藏起来。

郝眉一边吃一边观察,终于相信愚公是1。因为愚公和KO一样,一直给身边的人扒虾拆蟹,自己都顾不上吃,还一脸深情。这世界太疯狂了,不应该是'霸道总裁爱上我'的戏码吗?高高帅帅的小甄总怎么就心甘情愿在下面了呢??

他又看阿爽他们俩,他俩倒是自己吃自己的,一副老夫老妻的模式。这俩人平常相处,也是一般朋友的那种,也没见他俩腻腻歪歪连体婴般的撒狗粮。这俩人跟公司的人坦白的时候,大家都不敢相信,还以为是闹着玩,后来才知道俩人分分合合好了十几年了。神奇的是,自从把齐契带进公司,阿爽那个传说中的恐女症也好了,现在还在那儿调戏二喜呢。听说他那恐女症也不是先天的,不知道什么事儿能把人吓成恐女症了。

吃饱喝足,众人都叫了代驾。愚公和甄少祥依偎着坐一辆车回的。甄少祥整个人靠愚公怀里,头埋在愚公颈窝,把愚公挤得紧靠车门。
“珊儿,你的朋友们真好……”
“以后也是你的朋友。”愚公摸摸怀里人的头发。
“我们真的就这样在一起了吗?” 怀里人突然坐直,握了愚公手问。
“……其实我觉得快了点儿。啊~”
前面代驾微微侧头,估计想要回头看发生啥了,但声音戛然而止,也就没再转过来。
愚公心里想,他大宝贝儿大概是属小狼狗的,一言不合就下嘴,手背上的小牙印红红的一圈很明显。
这人在床上也是,那天在他身后,一边有技巧的抽动,一边咬他,当时觉得爽,第二天早上肩膀上的红色印记都在叫疼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“甄少祥贴近愚公耳朵轻轻的问。若有若无的气息让愚公有点儿凌乱,“额,没想什么,吃饱了,愣神儿。”
“奥,原来你吃饱了会这样啊~”说着,甄少祥手在愚公裤裆摸了一把,那边有个小怪兽很是澎湃。
“宝贝儿,别闹。”愚公把甄少祥的手握住,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细细抚摸着,“宝贝儿,早知道就不卖房子了,可惜了。那个钱咱俩凑凑现金都能出来。
“没事儿,那些都是身外之物,我现在才发现,房子小更温暖。而且,回到家就有你。”
“嗯。”愚公侧头吻了下甄少祥发梢,“过了年,我拿了年终奖,把现在这套卖了,我们换个大的。”
“不用了,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。对了,我转了些钱给肖奈。”
“啊?为什么?”
“我让他去找个合适的房子全款付了,当年终奖给那个阿爽和他男朋友…”
“……”
“那时候我们去风腾做演示会之后,我不是知道了真亿陷害致一的事儿嘛,当时挺生气的,还调查了下。后来就知道了那个齐契被当时的女朋友陷害,然后被真亿告盗取商业机密还有一些版权问题。后来阿爽为了帮齐契,还被我爸利用了。这些年,他俩赚点钱都还当时齐契败诉后欠真亿的版权费和其他一些费用了,到现在俩人还没买自己的房子。”
“我真的觉得我们家欠他们俩太多了,我爸做的事,我也左右不了,但我希望可以补偿他俩。”

“嗯,好。”愚公觉得每一天都能发现甄少祥身上新的闪光点,真的是不能不喜欢他,多美好的人,一定要好好爱他,好好守护。

这注定是个粘腻火热的一晚,俩人都表示,你们这些纯1纯0是不会知道两个0.5在床上可以玩多少花样。
相拥就寝前,愚公还是意犹未尽,食髓知味的抚摸着甄少祥后背想要再来几个回合。
“珊儿,明天星期六,下午的时候,我爸发信息叫我明天去他那儿,你陪我好不好?
“你来还是我来?再来一次,我明天就陪你。”
甄少祥爬起来照着愚公肩膀上狠咬了一口,“你威胁我!”
“是啊,所以你来还是我来?”

你们猜呢?


0.5 + 0.5 =1 (24) 主香芋,写完这节,我突然想写个阿爽的番外,一定虐哭

(24) 甄少祥离开致一,只身去了税务局和成姐碰头。两个人只在里面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出来了,事情顺利得超出所有人的想象,拖欠的税款加上罚款只收了270万多一点儿。还得到办公人员口头表扬一次,理由是主动补交欠款,应树立成榜样。

下午回到公司的时候,那几个呆在他公司几天的税务局的人也离开了。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甄少祥打了个电话给愚公,算是报喜吧。
“宝贝儿,这太棒了!哈哈,虽然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原来这么容易就能解决。”
“珊儿,你觉得会不会我爸把那些调查我的人弄回去了?然后出面让人家少罚我一点儿?”
“Hmm,有可能,我觉得甄总,还是很爱你的。”
“但我爸那么倔的一个人……算了,不想了。晚上见了面我们再细谈。”
“好,宝贝儿,我先跟兄弟们讲一下。”

愚公挂了电话就在兄弟群里发了个信息约肖大神办公室见。
几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都面面相觑,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期间阿爽出去接了个电话。只有好眉一直蹦蹦哒哒的,“我就说你们不用担心,甄少祥他爸就是吓唬人的,信眉哥没chuo滴~”

“肖哥,于哥,“阿爽回来,“我觉得我爸好像知道这事儿,他刚让我周末回家,带我回老家给我妈上香。”
又转头看了眼齐契,“丰儿,我爸让我把你也带回去一起上香!”
“?!” 齐契有点愣,上次见阿爽他爸肋骨都被打裂了,医院里躺了好长一阵子,想到爱人父亲,多少有点发怵。
“阿爽,契哥,你俩应该高兴啊,你爸这是承认契哥了!带你俩回去给你妈上香,这跟回去结婚是一个意思啊!” 郝眉兴奋地一个胳膊圈一个。
“不好意思,我先出去一下……” 齐契说着就往外走。
“那个,我去看看”阿爽也跟了出去。

“郝眉,“ 肖奈幽幽的看着了眼美人,“早知道,我当初就该虐虐你和KO。”
KO面瘫着脸着肖奈。
“不是,凭啥啊?你们见不得我眉哥幸福!”
“ 美人儿,其实我还好,但跟你和KO比起来,阿爽他俩太可怜了,俩人认识20多年,分分合合折腾了14、5年了~”

“额,额,那老三和三嫂也一帆风顺啊!”
“他俩能和我们一样吗?”愚公扯了下嘴角。
“不是,有什么不一样,你跟眉哥说说有什么不一样?”
“行啦,你俩别贫了。爱情本就平等,没有什么不一样!” 肖大神露出狐狸笑,“ 郝眉,你好好想想去哪宰甄少祥一顿比较实在。”



阿爽是在写字楼后院找到齐契的,那人坐在一个矮墙上面,晃着腿,叼着烟,并没点着,背着光,鼻头和指尖冻得红红的。那双好看的眼睛,雾蒙蒙的藏在眼镜片后。
“爽儿,上初中的时候,你就总这么站着看我。”
“ 你那时候就总一个人这么坐着,我那时看你,是想,这人这么小就特么抽烟,将来死也是因为呛死的!”
齐契盯着人,吐了烟,咬了下嘴唇,从墙上跳下来,把人捞怀里重重地吻了一下,“ 妈的,是你招我的,我特么要死了,也得拉着你!”
“不用你拉,我自己就跟着!”
齐契胡乱地揉着怀里人的头发,“ 爽儿,你说,我是不是要有家了?”
“傻不傻啊你,我早说过,只要你自己不走,有我的地方,就是你的家。”
齐契把人搂在怀里,紧紧地抱着,阿爽听见抽泣的声音,没问没安慰,只是将人抱紧了,他知道,这个从小寄人篱下的孩子,现在是自己的主人了。

0.5 + 0.5 = 1 (23) 主香芋,x塞是什么鬼?

(23) 俩人是一起去的致一,愚公觉得他大宝贝儿太标志了,身材修长,人又帅,比肖大神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瞄了一眼身边的人,满满的精英气,迷死人了。

今天太奇怪了,太不正常了,所到之处,都是女孩子们或偷偷摸摸或明目张胆对着他俩咔咔咔地拍,拍完还捂着嘴低头交流。

肖奈在给美术部开会,几个人就在肖奈办公室聊天。
“于半珊,你站起来!”
“哦,是的眉哥,您今天还好吗?有什么可以帮您的?” 请自行脑补老式英国文艺片的中文翻译腔。
“你,你过来,想让眉哥原谅你,得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“哦,是的,眉哥。您说~”
“眉哥问你,嘿嘿,你用什么款的x塞?”
“。。。。”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美人疯了吧。
“说嘛,都自己人。”
“我觉得于哥会用那种长得像口红的那类,就Louboutin 15年出的那个。”阿爽整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“哇塞,阿爽,见解独到啊,深得你眉哥真传。”

这算是不能好了,世界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嘛,愚公捂眼🙈,我不认识这些人。
“你们问我吧,他又不用。” 甄少祥坦坦荡荡微笑着对大家开口。
一句话出口,所有人都傻了。连KO那种万年扑克脸都流露出一种不敢置信的震惊感。
玩笑随着肖奈推门进来也就结束了。但愚公觉得好感动,经历过那一晚激情,他对床上的上下问题其实并不看重,两个人对你来我往的这种方式都格外热衷。但在外人面前他多少有点爱面子。他的大宝贝儿竟然都知道,在他兄弟面前给足了他面子。

肖奈和甄少祥交换了一个“你最近看起来不错、我也很好的”眼神儿,昔日情敌相见,并不眼红。

“那个,我跟我爸其实很少联系。我妈没的早,他再结婚后,就对我和我姐处于散养状态了。而且我又比较早熟,初中就出柜了,“说到这,阿爽瞄了眼齐契,得到对方一个微笑,“所以我爸以前跟我关系并不大好,这几年他年纪大了,我偶尔还能过去他那儿坐坐。我没什么把握能说服我爸帮忙,但我会尽力的。”

“谢谢你,今天早上,半珊跟我提了你父亲,尤局长的事。其实我今天来,只是想当面感谢一下大家,钱我准备好了,已经准备去交滞纳金了。我知道大家帮我是看在半珊面子上的,所以我更不能拖迟爽父亲下水。”
郝眉这个时候想插个嘴,但没组织好语言,他还没从刚才的x塞事件中缓过来。
“我打算积极配合调查,给我什么处分我就接着,如果尤局长暗中帮我,没人知道还好,一旦被人抓了把柄,这就是属于渎职了。”

大家都安静了没讲话,愚公在心里暗暗叹着,他大宝贝儿太帅了,这事儿办得地道。

“Hmm,这样吧,我们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,毕竟700多万确实不少,太容易被立案了。” 肖奈想了一会儿,看着大家说。

“那今天晚上,局算我的。“ 甄少祥转头看着郝眉一笑,“地点,眉哥,您来定?” 明眼人都知道团宠是谁。
郝眉听见他名字,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嘿嘿,都是兄弟嘛!我定好地方通知大家!” 说着想去拍甄少祥肩膀,比划了一下,没够着,转过身拍了拍愚公的。

---------
那个口红大家可以百度一下。

0.5 + 0.5 = 1 (22) 主香芋,这章有芋莫!!!!!

(22)
甄少祥的房子确实值不少钱,但他也不后悔卖,自己平常大手大脚惯了,这几年赚点钱又都拿去给公司的科研部,倒是拿了点钱给一间做金融杠杆的公司,一时间也拿不出来。卖了就卖了吧,反正一直就他一个人住,也没什么感情。
饭后依然是愚公收拾碗筷,洗刷完出来,看见甄少祥已经趴沙发上睡着了,就像第一次到他家里那样。愚公蹲坐在沙发边盯着人看了几分钟,他的大宝贝儿是真累了,前一晚俩人翻云覆雨折腾了几个小时,没睡两个钟就出门了,这一整天忙的跟打仗似的。愚公有点自责,刚刚应该去接甄少祥回家,疲劳状态下驾驶太危险了。

把人叫起来,哄着刷了牙,把人推上楼,抱在怀里,裹了被子,都睡过去了。
愚公平常没这么早睡觉,导致第二天6点不到就醒了,外面还黑着,怀里的人抱着自己,窝在颈窝睡得正熟,温热的鼻息喷在胸口上,暖暖的,莫名的踏实。

轻轻把胳膊抽出来后,床上的人动了动,抓了自己的枕头,又睡了。看来得给他大宝贝儿买个抱枕。

愚公轻声到楼下,拿出电话充了电开机,郝眉打了43通电话给他,那时候他上床睡觉了,没接到,估计这电话是被郝大美人打没电的。还有几条信息。
“接电话呀,你大爷的”
“你眉哥喊你接电话啦,电话啦,话啦,啦”
“我去,你俩不是吧,这么早就滚床单,这跟白日宣淫有毛不一样!”
“你俩真可以啊,这都几个小时了,休息一下,接个电话可好?”
“丫的,你还关机,明天你求你眉哥,眉哥都不会搭理你了!不对,我不是你眉哥,你是谁,我不认识你,拜拜!”

愚公笑笑,他何其幸运啊,爱人兄弟都是好可爱的人。早知道自己和郝眉都能接受男人,为啥上学的时候不搞一起去呢?俩人还有共浴情缘呢!呸,想啥呢!愚公脑补了一下郝眉在自己身下的样子,那个眼睛大大的,脸肉嘟嘟的,靠卖萌生存的人冲自己笑,瞬间打了个激灵,郝大美人儿还真不是自己的菜,谁都比不上他的大宝贝儿。

愚公又开了电脑浏览邮件,挑着回了几封公司和客户的,静下心来仔细看KO在他见周公时候发给他的,估摸着郝眉打那么多电话就是因为这个。
一个邮件是税务局的人员名单,有几个名字甄少祥昨天提到过,这几个人只是普通调查员,并没官职,看来即使查出什么,也可以想个办法拦一下,尽量不要涉及到刑事案件。
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,税务局一把手二把手的户口本儿。美人滴大神,能上天能入地啊!他仔细看了看,竟然看到熟人,副局长儿子竟然是尤迟爽!哇塞,那个啪啪喜欢骂脏话的人的老爸竟然是副局长!!!

愚公赶紧给郝眉发了条信息,
“我尊敬的美人大人,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以及热情如火的爱戴,我愿意把自己掏空了给您,么么哒”
还有一个身体被掏空的表情包。
对方瞬间秒回,
“眉眉在睡觉。”
时间宛若静止了,现在是两个攻的时间。(愚公,你确定?半个攻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了!)

愚公有点儿庆幸,KO这几年不像原来的时候,没事儿就黑人电脑。这几年相处下来,也都是贴心的哥们儿。
愚公一个电话打过去,
“KO,谢谢你。”
“嗯。昨天郝眉已经联系过阿爽了,我们见了面再谈!”
愚公听见有个小奶音问KO跟谁说话,KO照实回答了,愚公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郝大美人炸毛儿了,
“于半珊,你大爷! ”

0.5 + 0.5 = 1 (21) 主香芋

(21) 等电梯的时候,愚公有些感慨。上一次他站在这个地方,是带着兄弟们的信任拒绝了甄亿成后骄傲的离开。这一次,是带着爱来见爱人的父亲,他不是来祈求的,也不是来示威的,只是来告诉爱人的父亲,他就是那个会陪着他儿子走的人,算是一种正式介绍。
想到这儿,愚公笑了笑,自己第一次谈恋爱,就这么惊天动地,可歌可泣,哈哈。原来自己单身这么多年,就是憋着玩票大的。

回去路上,接到甄少祥信息,要吃他第一次坐愚公车闻到的那个味道。等小笼包的时候,愚公浏览了一下KO传给自己的文件。拿了小笼包,算了下时间,又去配了个家钥匙才回家。开进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发现他大宝贝儿藏红色骚气的SUV跟在后面。那人滴滴短促了按了两下喇叭,他也跟着滴滴了两下。那人滴滴滴按了三下,他也跟着按了三下…… (谁能收了这俩货,太特么幼稚了)

愚公两手拎着打包袋子,甄少祥拉着个箱子,跟着俩大妈进了电梯。俩人站在大妈身后,你看我一眼,我看你一眼,甄少祥咬着下嘴唇,愚公舔着嘴角,谁都没说话,却感觉要烧着了。甄少祥实在受不了了,用空着的手捏了愚公屁股一把,惹了人颤了一下。愚公空不出手,转头朝人耳朵舔了一下,弄得甄少祥一个没忍住哼唧出声,又被前面两个大妈突然转过头看自己吓得憋回去了。

好不容易下了电梯,甄少祥整个人贴愚公背上蹭着往前走,“珊儿,开门!”
门一开,一关,东西一放好,俩人就抱着吻一块儿去了。感觉到甄少祥要解自己皮带,愚公捧起那人的脸,鼻尖对着鼻尖,“宝贝儿,先吃饭,小笼包冷了不好吃。”

俩人吃饭的时候太腻歪了,实在写不出来。愚公表示不服,主要因为他大宝贝儿实在太妖孽,吃个汤包都能吃出花来。这个人真的有很多面,每一面都很不一样,任何一面都把自己吃的死死。比如现在这狐媚的样子,跟前一晚在自己身后耕耘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,自己跪在沙发上转头看他的时候,他那个样子,特豪迈特爷们儿。

在这么腻歪的情况下,俩人也还是把情况都沟通了下。愚公这边托KO查到了一个人,应该是甄亿成安插在真盛的,所谓的眼线,是他窃取了真盛账目转给甄亿成的,巧妙地用了海外IP地址,又删除系统痕迹,但遇到KO这样的对手,还是无所遁形。重点是,KO已经黑进了真亿的财务部门,跟一般公司一样,真亿一样存在账目对不上的问题。肖奈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但愚公不愿意,对方毕竟是自己爱人的父亲,甄少祥也不愿意,他只想通过自己努力把事情做圆满,而不是伤害对方利益,更何况这个对方还是他爸。

甄少祥这边因为账目严重对不上,税务局查起来,就不可能只查这一年的,一般出了问题都是往回查五年的,他这种新公司按流程就得从头查起。甄少祥找人预估了一下,公司开了不到四年,实际总利润在大概650万,各种税加起来,超过了利润的一半,至少在350万,但公司只报了100万的税。就算公司有另外的方式合理避掉了一些税,还是差很多。他还是打算在立案前主动把税补上,眼前也没有别的办法,看能否不用立案,毕竟立了案,这就算刑事案件了。补上这些税和滞纳金,再加上罚款,至少在730万。他想清楚了,厂子的流动资金不能用来还这个钱,要想别的办法,但一定要继续开,这是他的心血。他也不会向他爸低头的,低了头就等于离开于半珊,这个他没办法妥协。生意有赚就有赔,本就是自己有错在先,权当这次赔了,再来过就好了。

愚公听着,心里盘算着,爸妈那边还有套老房子,可以先让老两口先委屈一下住回老房子,以他现在的薪水,过几年还能再买个给他们。那自己现在名下两套房子,虽然都在还贷,但这几年房价还是涨的很不错的,尤其他现在住这个,市值应该很可观。两套都卖了,应该就差不多够了。

“宝贝儿,我这儿有两套房子,卖了就差不多够了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,卖了,你住哪儿?”甄少祥带着感动,又觉得这人傻的可爱,笑得满地板打滚。
“那要麻烦甄大少爷赏个床睡觉” 愚公也学着甄少祥邪魅一笑。
“珊儿,你要是把你的房子卖了,咱俩也就只能凑合挤一下我办公室的隔间了,刚好有张双人床,咱俩还可以做些爱做的事,嘿嘿。”
“啊?”
“我带衣服过来了,”甄少祥指了指自己带过来的行李箱。“都打算住下了,你别赶我走哈!”
“我都给你配钥匙了,不赶你走。可房子我还是打算卖了。”
“珊儿,谢谢你,但是不用啦,我就一套房子,回家前已经卖啦,过几天正式搬。于大爷~收留我吧~”
“……”
“珊儿,你养我,好不好?”

愚公回答'好'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腹诽,这姓甄的爷俩,怎么都想一出是一出,办事儿跟坐火箭了似的🚀🚀

0.5 + 0.5 = 1 (20) 主香芋

(20) 和兄弟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又给手下人交待好工作,愚公一个人去了真亿。

“先生,您好,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前台小姐训练有素。
“您好,我找甄总。”
“您有预约吗?”
“没有,需要麻烦你跟甄总提'于半珊',他会见我的。”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前台的小姐对着电话言语了几句,抬头,”于先生,您可以去那边咖啡厅等一下,甄总说忙完就下来。”
“那大概几点可以见到甄总?”
“不好意思,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谢过了女孩子,愚公点了杯EnglishTea,坐下来静等。这种西餐厅没有中式的茶,只能以这种比较清淡的早点茶代替。愚公轻酌了一口,想起有个人泡茶时舞动的手,瓷白修长的手轻握紫褐色的茶具,煞是好看。
在愚公续了两杯茶喝完之后,有点儿坐不住了。问过前台小姐,得到甄亿成还在忙的信息后,又续了杯茶继续喝。
刚喝了没两口,就看见甄亿成出来了,跟身边的人吩咐着什么。他刚想起身迎上去,就看见甄亿成撇了自己一眼,转头又和人说话去了。
故意的,甄亿成绝对看见自己了!愚公想了想,等甄亿成出了写字楼大门,去问了前台小姐。
”于先生,甄总说他中午有饭局,要您稍等一下。”

能怎么办?等吧。愚公随便点了点东西吃,他也没什么胃口,只是干坐着太无聊。还接到了甄少祥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还是很疲惫,但语气仍保持着热情,那人说他在吃饭,让他也好好吃。那人说他在找人和政府有关系的人,看能不能和税务局的高层周璇一下。
愚公没跟甄少祥讲他来过来真亿的事,说了,那人一定会跟来。虽然郝眉他们都说两个人要携手一起,任何事两个人要商量着来。但他今天来是和甄亿成表明自己立场的,不适合带着甄少祥。

愚公看着甄亿成从外面回来上楼,期间又出去又回来一次。5点,前台的小姐终于告诉愚公可以上去找甄亿成了。真亿和几年前前变化不大,只是一楼大堂装修更高档了些,楼上办公区倒是变化不大,愚公很容易就找到了甄亿成办公室。
敲门转开门把推门进去,一气呵成。看见甄亿成坐沙发上抽雪茄,一屋子的烟。
“甄总。”
“诺,” 甄亿成敲敲茶几上的支票纸,“字都签好了,你要多少,随便填。”

愚公有些好笑的看着真亿成,“甄总,您觉得少祥值多少钱?”

“别特么那么叫他,恶心。”甄亿成抽了口雪茄,吐了口烟,并没有看于半珊,“你不愿说个数字,我来说。如果你看上我儿子公司了,我告诉你,他那公司最多值个200万,也就厂房和地值点钱,可地契在银行压着。如果你目标是真亿,你打错算盘了,有我在,什么你都得不到!我填多两百万给你,一共四百万,加一套4房式房产,再加一台四个圈的车,明天就可以过户,拿了支票,死远点儿!”

愚公舔了下嘴唇,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戾气很重的甄亿成,其实他心里很理解,这个男人在用他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儿子,这不过是最简单的父母心,只是每个人选择表达的方式不一样。

“甄总,我于半珊,确实喜欢钱。” 愚公想起自己以前信誓旦旦要找富婆的心愿,“ 但钱和爱人比起来,真的没有价值。就算现在他什么都没有,我也愿意养他,我现在也有那个能力养他。” 愚公很激动,但话说出来,语气淡淡的,他只是叙述一个自己认定的事。

啪的一声,甄亿成摔了个杯子在愚公脚边,咖啡渐得到处都是,灰色的地毯瞬间就阴湿一片。“我特么就不该和你们这帮二椅子废话,真特么恶心!你要么拿钱滚,要么直接滚!别想从我这儿把我儿子抢走!”

“甄总,一个人有很多身份。您是真亿的老总,众人尊敬的老板,您也是少祥的父亲,一个少祥小时候最崇拜的人。”愚公说到这儿,顿了一下,想起甄少祥提到过他的小时候,他的父亲能给他别的父亲给不了的东西,他也想成为这样厉害的父亲。
甄亿成听到这儿,微微低了下眉,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。
“甄总,少祥也有很多身份。首先他是您的儿子,从小就是您一个人带大的。他也是老板,他心里装着所有员工,关心他们的工作生活。少祥也是我的爱人,我们想要好好在一起。”
“我没有抢您的儿子,他本来就是您的。但同时,我已经拥有了少祥爱人这个身份,作为爱人,他已经是我的了,我并不需要抢。”
“谢谢您,甄总。还有,他公司的问题,我们会想办法解决,我会保护好少祥的。再见!”

说完,愚公鞠了躬,转身,开门出去,轻轻带上了门,依然一气呵成。他离开前,特意注意了下,办公室里并没有传出砸东西的声音。






0.5 + 0.5 = 1 (19) 主香芋,这节有一丢丢莫

(19)
"老三,是少祥他爸做的……”
“哈哈,愚公,你看,我没说错吧,甄少祥会讲的。信你眉哥,没chuo 哒~”
愚公扯嘴角笑笑,没搭腔,跟三个人简单叙述了下甄少祥公司情况。
“靠,真特么狠,真是往死了逼你俩。” 郝眉撇撇嘴。
“眉哥,你有经验,你说说看。” 愚公本着向前辈学习的态度。

“什么经验?奥,你说搞定我爸妈啊?” 郝眉一脸得意地拍拍KO,“我们家KO有魅力啊,两顿饭就搞定啦! 连我堂哥表姐甚至我爸司机都搞定了,我表妹一直缠着KO,说要给他做小的!”
O_O 好么,一家子吃货。问了等于白问,他总不能跑甄亿成家煮个饭,先不说他厨艺怎么样,估摸着甄亿成现在只想把他给煮了吃,骨头都得嚼碎了咽掉,渣都不吐。
“你们真的不用太担心,我觉得甄少祥他爸就是吓唬你们,哪有这么狠坑自己儿子的!” 郝眉人聪明是真聪明,但从小家庭氛围好,所以人就很单纯,这也是好事,他看事情总能看到最阳光的那一面,每天都能活得朝气满满,带着KO都整个人明媚起来。

愚公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来,在座的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。愚公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了起来,
“妈?”
剩下的三个人神经都紧张起来了,面面相觑。一般当妈的,没急事是不会一大早上打给正在工作的孩子。

“半半啊,” 于半珊几个堂兄弟都叫于x珊,为了区别几个孩子,小名就默契地用了中间那个字。“额,那个…”
愚公心里一紧,他明显感觉到母亲在犹豫,在组织语言。
“那个,半半,你最近是不是有男…额,有对象了?”
愚公想起那个人明媚的眼睛,嗯了一声。
“其实前几年,你爸和我就想和你谈了。你虚岁都30多了,还一直没找个女朋友没成个家,我们就有想过,你是不是,额…”电话那头停顿了好长时间,愚公握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“妈今年也才50多一点,也没有那么老古董,有些可能别人看起来不是很常见的事情,妈也听说过。你们有你们自己的生活方式。可能早几年,你爸和我不太能理解,但现在我们都能接受,只要你过的好就行,还有你找的人对你好就行。”

愚公听着,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,电话那端总是很严厉的女人,此刻全是温柔,他的母亲用她的方式爱自己,她避讳着一切可能听起来不太好的词。

“妈,谢谢你。”
“没事儿,你爸和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。”
“妈,你们怎么会…” 愚公有点想不通,他才跟一个男人好上十几个小时,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。就算他爸妈以前就怀疑过,也不至于一大早打电话给自己讲这些。

“半半,昨天晚上,妈收到一个快递。额,是你和他的照片。“
“啊?!”
“他长挺好看的,如果可以,妈也希望你能带他回来给我和你爸看看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 愚公攥了攥拳。
“你是妈的儿子,妈了解,你一直是个冷静的孩子,轻易不做冲动的决定。所以妈觉得这中间可能有误会,妈觉得你能处理好。”
“妈,什么意思?我没太听明白。”
“额,照片里还夹了张纸,说你……不是,说他有未婚妻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爸挺生气的,觉得你不该参与到别人婚姻里去,但妈觉得这中间一定有误会,妈相信你会处理好的。”
“嗯。”
“那妈挂电话了,你好好吃饭。”
“诶,好的妈,您也注意身体。”

挂了电话,愚公转头看几个一直盯着自己的人,
“我妈知道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有人拍了那天少祥接我回家的照片发快递给他们了。” 愚公没提那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事件,他还是相信甄少祥的,不会有未婚妻还来招惹自己,八点档电视剧都没这么狗血,估计就是甄亿成想个办法让他爸妈施加压力给自己。

“我去,甄亿成太牛了,全方位下手啊!这办事效率,也是杠杠的!” 郝眉说着还竖了个大拇指。
愚公也算是彻底知道甄少祥为啥做事情那么猴急,没怎么样呢就去找他爸出柜,刚表白就要上床,纯遗传他爸的。

“那你母亲怎么说?” 肖奈问。
”我爸妈倒是理解,还说如果可以,让我带人回去。” 愚公特庆幸有这么开明的父母,同时他也很郁闷,他这几天这是被出柜的节奏吗?